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开奖结果 > 杰利科 > 正文

世界第一潜艇王牌:击沉194艘船后神秘死亡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5

  谨以此文向二十世纪海战史上空前绝后的传奇人物,洛塔尔.冯.阿尔诺.德.拉.佩勒致敬。这位史上最可怕的潜艇艇长,创造了击沉194艘舰船共453716吨的恐怖记录。无数后起之秀试图去挑战他,超越他,但最终都只能仰望着他。随着时光的流逝,真正的水中龙王与他的朋友们的传说,随着他们的贵族气质和骑士精神一起,最终被汹涌的海浪淹没,无人铭记。

  U-Boot,德国最可怕的武器传奇,凭着这些水下的魔鬼,德国海军两次险些创造了奇迹。二战中,德国潜艇部队在伟大的狼王邓尼茨的带领下,几乎独力支撑了德国的海军作战,他们套在约翰牛颈上的绞索让这些水中的战士成为不朽的传奇。

  且让我们记下一个个曾经成为无数英国人梦魇的名字:第三帝国海军第一个获得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的奥托.克雷齐默尔,斯卡帕雄牛京特.普里恩,U-100的艇长约阿希姆.舍普克,取得钻石双剑橡叶的沃尔夫冈.鲁斯和阿尔布雷西特.布兰迪......

  这些第三帝国的水下精英们是如此让人记忆深刻,以至于我们对他们的战绩,也像对超级大王牌飞行员们的击坠数一样如数家珍,我们都认为奥托.克雷齐默尔创造的47艘船只,27.4386万吨的击沉数已经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奇迹。

  健忘的我们只看见了二战中U艇的雄起,却忘记U艇真正的黄金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

  那些挂着铁十字海军旗的潜艇恐怖到什么程度?奥托.克雷齐默尔这位二战的潜艇王在一战只能屈居击沉榜第五!U99的传奇在一战中也许根本就不能在群星中闪现!U35最终在多位艇长指挥下共击沉了总吨位达54万多吨的224艘舰船,U9在一个小时内消灭3艘各1.2万吨的克雷西级装甲巡洋舰使得所有使用U9编号的潜艇都得以佩戴铁十字勋章!那是一个伟大而恐怖的时代,二战德国潜艇从没敢企及的伟大----独力把英国海军赶出北海这个目标在一战的U艇部队面前几乎是唾手可得。

  一面是可怕的战绩,一面却是惊人的贵族气质和骑士精神。与二战中一开始就被骂作海盗的第三帝国潜艇部队相比,公海舰队的前辈们在正常一战中始终恪守骑士准则,直到被英国海军多次借此偷袭后,第二帝国的水下骑士们才不得已在上级严令下放弃自己坚守的道德。当然,这里说的道德不是对于“卢西塔尼亚”这样满载平民的船只网开一面,而是古老的救助还是落难者的道德,即使这些落难者正是被自己击沉的。正是因为这种道德的坚持,潜艇艇长们在战后基本都没有被作为战争罪犯处理。

  一战结束后,这些曾经威震大洋的英雄们大多因为协约国严令德国不得拥有潜艇部队

  而卸甲归田。虽然二十年之后他们大多被德国海军再次吹响的号角召唤,站在万字旗下去指挥更先进的水下狼群,但他们的传奇注定都只属于一战,优秀的战士不一定能成为优秀的指挥官,反到是邓尼茨这位二流的艇长成为了史上最伟大的潜艇战统帅。

  1886年3月18日佩勒出生在东普鲁士的波森(Posen),现在归属波兰,改名波兹南,也算是历史名城。1903年17岁的佩勒加入了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巧合的是,1903年6月德国克虏伯海军船厂以法国潜艇为蓝本建成了第一艘军用潜艇。但这种电力驱动、航程不到五海里的奇怪武器实在体现不出什么威胁性,因此德国海军一艘都没有采购。当佩勒加入德国海军时,确实无人可以想象潜艇会有那么可怕的威力。

  佩勒在海军的前10年一直在水面舰艇部队服役,但就在1914年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一个改变佩勒一生也改变了整个德国海军甚至是第二帝国命运的人进入了佩勒的生活,他就是海军上将雨果.冯.波尔,佩勒在开战后成为他的副官。

  雨果.冯.波尔在德国大洋舰队被英国人封锁,水面舰队破交战失败后,提出了大规模和无限制的潜艇战。如果不是因为德皇担心激怒美国,只允许公海舰队在1915至1916年进行有限制潜艇战,波尔“五个月内逼英国人乞和”的豪言也许真的会实现。

  德国海军对波尔的评价是一个新派的,激进的海军将领,齐别林飞艇,潜艇,水上飞机这些新式武器在德国海军中的主要支持者都首推波尔。应该就是在长官的影响下,佩勒的海军道路开始由正统的大舰巨炮之路变为加入新兴兵种服役,在1915年,佩勒主动要求进入潜艇部队。

  1915年的德国潜艇已经不是十二年前那种看起来没什么威胁的小东西了,1914年9月5日,自U-21首次击沉英国轻巡洋舰“开路者”开始,英国人发现自己真正的海上噩梦来了。虽然整个1914年德国潜艇只击沉了8艘军舰和10艘商船,自身还被击沉了5艘,但是当U-21、U-9、U-26这些潜艇一艘艘的将英国巡洋舰送入北海深处时,英国海军第一次感到了无能为力。自司令官杰利科以下,整个英国大舰队陷入了“潜艇恐惧”。

  而1915年1月1日,击沉“敬畏”号前无畏舰的成功也让潜艇成为了第二帝国海军的新希望。2月,雨果.冯.波尔向德皇和首相底气十足的喊出“我们没有制海权,但是我们有U艇”,2月5日,德国海军开始第一次无限制潜艇战。应该说佩勒趁这个节骨眼上加入潜艇部队,选了一个绝对大好的时机。

  在波拉港经过几个月潜艇军官培训后,1915年11月18日,佩勒成为U-35的第二任艇长,在这之前,U-35进行过两次战斗巡逻,击沉了59409吨舰船。这是基尔造船厂的作品,装备4具500毫米鱼雷发射管,艇首艇尾各两具,使用160千克装药的G6鱼雷,不过6发的携带量注定了鱼雷不是主要攻击武器。U-35最重要的作战武器是88毫米甲板炮,在1916年U-35又将甲板炮升级为105毫米的KL/45。应该说U-31级的几艘潜艇的甲板炮装备有点百鬼夜行的感觉。自U-31级投入现役,基尔造船厂自制发动机始终毛病缠身,U-31的主机显得功率低且故障率极高,几乎所有相关的回忆和研究文章中都充满了对基尔厂主机的抱怨和诅咒。

  最终U-35在佩勒的指挥下成为了世界战争史上击沉最多舰船的潜艇,194艘舰船453716吨的战绩比二战总成绩最好的潜艇U-48的51艘舰船,310007吨还要强很多。这当然还要归功于英国发展缓慢的反潜战术和U-35甲板炮手恐怖的准确度。

  这里要插一段,其实一战潜艇部队为二战德国贡献了至少两位优秀的海军高级军官,一位是指挥过UB-68的邓尼茨海军元帅。另一位就更多的活在阴影中,他就是指挥过同是U-31级的U-38和U-34的威廉.卡纳里斯海军上将,他在纳粹德国时代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德国对外谍报工作的指挥者。

  在佩勒进入指挥岗位时,第一次无限制潜艇战已经因为5月的“卢西塔尼亚”号事件和8月击沉“阿拉伯”号引发外交灾难而终止了,9月德国海军就明令停止英国领海内潜艇战,不过这个命令实际的执行效果很让人怀疑,佩勒在英吉利海峡处女航中就击沉过英国船只。

  但总的来说,对当时的潜艇部队来讲,北海是不好呆了,好在U-21在5月就及时开辟了潜艇战的“第二战场”——地中海,这里也成为佩勒和第二帝国潜艇神线击沉地中海舰队旗舰“凯旋”号,11月包括U-35的地中海U艇支队组建完成,其主力基本都是U-31级潜艇。也许是因为经验不足,在1916年4月前佩勒和U-35的表现都乏善可陈,但是地中海已经被U艇搅得天翻地覆,这些当时穿着奥匈帝国海军服的水下魔鬼几乎掐断了地中海的运输线次击沉挨了一个冬天的冻。

  但就像空战王牌的诞生都首先归功于天赋一样,经验积累够后的U-35和佩勒开始大开杀戒迅速成为地中海U艇部队最耀眼的明星,1916年4月至5月,23艘近7万吨商船被佩勒送入海底,而1916年7月至8月,U-35的第14次战斗巡逻更只消耗了4发鱼雷(包括打丢了一发)和大约300发105毫米甲板炮炮弹,就换来了击沉了9万多吨54艘商船。这个传说甚至被后人神化为佩勒在指挥U-35征战地中海过程中只发射过4发鱼雷。

  佩勒的U-35也并不是只攻击商船,不过他的战果里确实没有太显赫的军舰,这可能和他过分钟爱使用甲板炮的作战习惯有关。其击沉记录中的军舰都是像1916年2月击沉英国海军“报春花”号炮舰和1916年10月击沉法国海军“参宿七”号炮舰这样的小货色,不过如果不使用鱼雷,潜艇对大型水面舰只的威胁是可以忽略的,比如著名的韦迪根艇长就是在U-29浮航中被“无畏”号撞沉的。

  1916年10月11日,佩勒终于获得第二帝国最高军事勋章“蓝色马克斯”,佩勒最终获得了包括二级/一级铁十字,霍亨索伦普鲁士家族配剑荣誉勋章。我很怀疑佩勒本来不是贵族,而是出身平民,因为我印象中这款勋章只颁给平民出身的人,而在获颁此勋章后就成为骑士贵族,类似巴伐利亚的马克斯-约瑟夫勋章和英国的嘉德勋位和“蓝色马克斯”,不过没有得到橡叶饰。在指挥U-35的作战过程中,佩勒共击沉总吨位达194艘舰船,总吨位达453716吨,成为地中海乃至整个德国U艇部队最耀眼的明星。不过这时,德国潜艇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因为1916年晚秋U-38击沉意大利商船造成40名美国人遇难,地中海支队也只得开始有限制潜艇战。之后1917年2月,德国虽然再次开始无限制潜艇战,但是英国人也终于在4月开始使用护航体制,潜艇战的失败不可避免了。

  随着地中海U艇支队被全部召回,佩勒也面临上级为了保护王牌而让他上岸的压力。1918年3月,佩勒交出了一直伴随他创造了不朽战绩的U-35。U-35在1918年3月17日转由恩斯特.冯.福格特指挥,不过没了灵魂人物的U-35再也没那么走运了,此后,U-35并没有太多的战绩,1918年10月14日回到基尔港,1920年被在英国布莱恩最终被凿沉。

  交出爱艇后的佩勒成为巡洋U艇支队的指挥官,其指挥的都是拥有超级航程的远程U艇,目的是把无限制潜艇战打到美国海岸去。佩勒自己成为U-139的艇长(基尔船厂远程U艇的首艇,近2000吨排水量,6具533鱼雷管,4门甲板炮,航程1.7万海里,水面航速15.8节,赶上炮艇了),拿到新艇后的佩勒一直开到美国海岸又击沉了7006吨的5艘商船,他在新部队并没有成为最大的明星,巡洋U艇支队的最好战绩是U-155的19艘和U-151的23艘,到战争结束整个支队报销了174艘,36万多吨的船只。虽然吟诵哥伦布“我必须回到海上,到那孤寂的海天之间”, 似乎有战死海上觉悟的支队长佩勒险些真的在最后一次作战中殉国,但除了U-154外,其他潜艇最终都安全返航。

  已经击沉了199艘共460722吨的佩勒?带着半条命被U-139送回基尔港,迎接他的却不再是熟悉的铁十字和帝国之鹰,而是革命的狂潮和遍地的红旗。但是佩勒既没有投入革命中也没有像U-135那样成为反革命的工具。他继续呆在已经被责令不准拥有潜艇的魏玛共和国海军中,20年代佩勒先后担任了汉诺威号和阿尔萨斯号的航海长。1928年至1930年,他成为埃姆登号轻巡洋舰的第二任舰长。1931年佩勒被晋升为海军上校,但是也被要求退役,无奈的佩勒只得跑到土耳其海军学院混口饭吃。佩勒在土耳其一直执教到1938年。

  二次大战爆发后,佩勒奉召回国。他先被派往东普鲁士的格但斯克担任潜艇支队司令,重组波罗的海的潜艇部队以防御苏联红海军。1940年3月他又被派往低地国家指挥海军支队,以荷比港口为基地构建北海的潜艇支队。后被任命为驻布列塔尼的法国西海岸海军部队司令并晋升为海军少将,工作还是建立新的潜艇基地和支队。看来邓尼茨对这些海军的老同事在部队建设方面能力印象深刻,而佩勒自一战末期领导建立德国远洋潜艇部队之后,再次表现了他过人的组织天赋。1941年2月1日,佩勒晋升为海军中将,被派回当年创造奇迹的地方——地中海,并被任命为地中海U艇分遣舰队司令。德国海军希望他这位地中海狼王好好带带初入战场的U艇狼崽子们。谁知,这一任务却成为佩勒军事生涯最后的,也是唯一没能完成的任务。

  1941年2月24日,佩勒的座机在前往巴黎途中在巴黎近郊的布尔歇机场失事。作为潜艇王牌,佩勒死于空难确实是个不错的归宿,而且他也在去世前爬到了一战其他潜艇王牌都没有达到的海军顶层,比佩勒更早指挥U艇支队的二号王牌,38万多吨击沉的瓦尔特.福茨曼二战结束才混成个海军少校。

  佩勒的伟大传奇在国内确实鲜为人知,但是在国外却很著名。与二战中第三帝国潜艇部队亦正亦邪的矛盾形象不同,凯撒的水下骑士虽然也有劣迹,如著名的“卢西塔尼亚”号。但是平心而论,除了个别生性残忍的艇长之外,1917年之前德国潜艇总争取为猎物舰船留下足够的时间撤离船员,并对落难水手进行救助,保持了一名骑士应有的风度。佩勒则作为铁十字海军旗下最闪耀的明星得以与斯佩等人一起成为第二帝国海军的标志。而他指挥的史上最强潜艇U-35得以出现在很多艺术作品当中,如一款反映一战潜艇战的游戏《暴怒之壳 1914》中,玩家就可以指挥这艘传奇潜艇。

  作为一名带领几十人长期游荡于海上的头领,佩勒绝非一个刻板无趣的“标准德国人”,而应该是一个活泼好动,能为枯燥的潜艇出海作战平添乐趣的人。以佩勒为代表的这批水下杀手,在二战中大多默默无闻。他们的作用与第三帝国空军中的一战老兵们类似,是部队重建的领导,是在岸上遥控潜艇支队的中级将领。但是面对日新月异的潜艇战和反潜战水平,这些老兵总显得应接不暇,消化不良,顽固不化。就像德国空军在一战末期经历的从个人英雄主义到集体作战的阵痛转型一样,这些一战的水下王者代表的,怀念的还是十几年前单枪匹马挑战整个英国海运的时代。面对天上的飞机,水面的刺猬弹甚至还有水下对手潜艇的鱼雷,面对日渐完善的护航体制和逐步成熟的潜艇群配合,落伍的老兵们只能哀叹着“老兵不死,只是慢慢离去”,一点点走下闪亮的前台,甚至走出人们的记忆。

本文链接:http://up4ae.com/jielike/549.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